主页 > 艺术展览 >

新媒体视角下的美术馆展览叙事与传播

未知 2024-01-08 艺术展览

随着人类社会进入新媒体时代,经历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信息交流和传播方式发生了深刻和颠覆性的变化。 从新媒体的角度来看,博物馆展览的叙事和传播发生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变化和发展。

展览叙事:互动与建构

展览叙事是一个与展览内容和展览本身都直接相关的问题域。 博物馆展览叙事中的某些概念和形式也会对艺术史研究产生影响。 尤其是当美术馆展览的内容和理念能够为艺术史研究提供不可或缺的第一手资料和灵感时,美术馆展览本身就成为一种艺术史现象,成为艺术史的一部分。 更重要的是,这类美术馆在时间和空间上展示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艺术史的文本书写,可能会补充甚至改写现有的艺术史。 这时,展览叙事将决定内容,作品可以在更大的历史视角下通过逻辑编码成为某种艺术史书写的一部分。

例如,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中央美术学院接力系列展:又一次艺术长征”展览叙事从新媒体的角度来看,中国可以被视为重大历史主题的知识生产。 过程。 在装置作品《不应该被遗忘的名字》中,艺术家将长征途中牺牲的红军烈士的名字堆砌成高耸的山峰形状,放置在湖形的镜面材质基座上。 一方面,用山川湖泊的形状来象征烈士的名字。 这些名字与景观和土地有关。 另一方面,作品中又隐藏着烈士的信息。 观众可以用手机或iPad阅读烈士生前的一些信息,并将这些信息传递给更多的人。 《绝望穿越》是一部利用新媒体技术创作的三维虚拟场景混合现实作品。 观众可以通过耳机听到耳机里寒风的呼啸声和雪地的践踏声,同时还能看到眼前的一幕幕场景。 一名红军战士冒着风雪艰难前行。 独特之处在于,这部作品所创造的体验不需要封闭的虚拟现实空间。 相反,观众需要在真实的展厅空间场景中看到红军行走并追随其脚步。 不难看出,新媒体介入后,展览空间变得更加有趣。 作为书写中国当代艺术史的重要机构,中国美术馆从文化发展趋势的角度策划新媒体艺术展览,既彰显了文化立场和态度,又融入了艺术的最新发展。世界各地走进中国美术馆。 展览的叙事范围有效地扭转了以西方为中心的文化视角。

事实上,只有当看与被看互动时,展览的故事情节才能真正成为叙事结构的一个组成部分。 作品、策展人、创作者、观众共同参与,构建了完整的展览叙事情节。 观看展览本身不再是一种简单的审美或阅读体验。 换句话说,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叙事的范围将突破既定的假设,进入公众的接受和批评的领域,并与之互动,成为一个事件。 因此,新媒体视角下的展览叙事可以是一种历史的再现和研究,也可以是历史的构成和呈现。

此外,从新媒体的角度来看,博物馆展览的整体叙事已经成为大众文化与精英意识博弈的体现——因为观众的视角不再仅仅聚焦于笼罩着特殊“光环”的展品,也不能够产生那种类似于宗教体验的审美效果。 博物馆空间的“神圣感”悄然消散,展览演变成一个期待观众参与的艺术场域。 它以观众为中心展开叙事,用探索性的展示氛围引导观众的注意力,使他们感知作品的方式从单一的视觉感知转变为视觉、触觉相结合的身心“沉浸” 、气味,从而表达出不同于传统展览叙事的建设性价值。

展览传播:整合与拓展

新媒体不仅改变了美术馆的展览叙事,也推动了展览传播的变革。 在网络化、智能化、数字化的传播环境下,艺术问题在某种意义上逐渐成为传播问题。 如何选择合适的媒体载体,最大限度地展示艺术品信息,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是关键。 但现实中,我国公共美术馆的展览传播呈现出“小众”、“循环”传播的特点,“专业”观众是传播的主要对象。 显然,这样的传播主体和传播方式非常不利于赢得广阔的大众市场。 毕竟,美术馆展览是公民美育和文化传播的重要平台和渠道。 特别是COVID-19疫情爆发后,公民公共文化生活加速向线上迁移,实体空间的展览受到的影响更大。 博物馆展览仅仅依靠物理空间进行交流,其有效性可想而知。

新媒体技术的应用为博物馆展览传播带来了新的机遇。 我们以中国美术馆为例。 中国美术馆是国内最早应用新媒体技术进行数字化传播展览的美术馆之一。 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成为常态的情况下,基于新媒体技术的线上展览传播几乎已经成为常态。 众所周知,从新媒体的角度来看,传播力的重要指标主要是用户,包括用户规模、用户市场份额和用户使用频率。 因此,只有连接用户才能实现有效的沟通。 用户越多,传播力就越大。 在2021年中国美术馆新春展宣传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谈到“网红打卡暨摄影展”话题,在新浪微博上热议搜索榜浏览量超过1.1亿,对艺术展形成积极印象。 传播意义上的连锁反应。 2021年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伟大征程时代图景——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美术作品展”就是典型的融合新媒体技术的艺术展览。 中国美术馆还与百度百科合作,利用VR全景技术、虚拟体验、智能导航等技术,推出展览线上全景展厅。 内容涵盖展区地图导航、高清展品大图、图文介绍和音频讲解。 展厅内的作品旁边还有百科专用的二维码。 观众可以扫码收听音频讲解。 我们还特别邀请了康辉、海霞、濮存昕、张凯丽、陈建斌等全国著名播音员、主持人、表演艺术家参与内容的讲解。 录音大大提高了沟通效率。

总体而言,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发展,美术馆在线展览克服了一般数字图片观看角度有限、无立体感的缺点,观看体验变得越来越真实。 尤其是展会在线发布时间较长,有效弥补了实体展会时效性短的问题。 互联网和手机甚至成为了一个具有存储记忆和展示记忆功能的地方。 新媒体技术的广泛运用,进一步推动了艺术展览的融合媒体传播方式,即基于不同媒体平台和传播渠道融合的传播。 例如,2017年举办的“山水壮阔——中国美术馆山水山水作品展”和“有形的民族风——中国美术馆迎虎年春天民间艺术展” 2022年新年贺词可在多个App及中国美术馆强国号、人民号、百家号、微信公众号、抖音号、哔哩哔哩号等微通讯科技渠道实时传播和传播讨论。 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根据用户的品味提供个性化推荐。 让用户更直接、更快捷地访问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新媒体具有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特点。 参与展览叙事后,让观展更看重过程而非结果,看重即时互动而非单调的审美沟通,看重作品内涵解读的开放性而非普适性的理解。共鸣,以及个性和多样化的思维,而不是普遍共鸣的理解。 观点的一致性。 在传播方面,新媒体视角下的美术馆展览日益呈现出以下特点:一是互动性。 在新媒体的介入下,美术馆展览可以让作品立即获得接受者的反馈,并在传播过程中完成完整的互动过程,大大增加了传播者与接受者之间的互动。 尤其是智能手机的普及,让观众可以轻松地进行在线实时交流。 二是主动性。 由于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观众在展览传播中的自主性大大增加。 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和想法,主动地、选择性地从文本信息切换到图片、视频、音频等文本类型,以满足传播过程的需要。 差异化的需求。 三是娱乐。 美术馆展览以观众为中心进行新媒体传播时,除了利用图像、视频等娱乐技术外,还可以利用“流量”,比如邀请名人参与,进一步提高传播效率。

应该承认,新媒体虽然突破了单一传播主体的局限性,转变为多种传播主体并存,但也使得美术馆展览从小众传播走向大众传播,从单向传播走向双向传播。方式通讯,通讯强度和辐射范围都有了本质的提高。 。 但它不能也不会完全取代观众进入实体美术馆欣赏原创艺术作品。 在充满机遇的新媒体时代,我们需要冷静审视和分析,寻找规律并结合实际,才能更好地推动美术馆展览的叙事和发展。 传播。 (朱健)

Tags:

网站分类